忙了.忘不了舞台劇劇本習作

人物:

安仔:26歲,並不成功的演員/剪片。有外國國籍。

何寶榮:28-30歲,有一個五歲女及惡怪獸老婆。洋酒入口商中層。

旭仔:28歲,賣保險,老父近年去世。

主題:

成長是寂寞、令人自我懷疑與痛楚的;

前提:

一個並不成功的演員/剪片想找回兩個舊時好友拍短片成名,可是兩個舊好友不再有閒情。

第一場

[舞台中間有一辦公室枱,一枱繁忙寧亂的樣子安仔坐著。何寶榮台左行入台中間]

何寶榮(對下屬): Peter,將D貨放返入倉,唔好咗往個走廊。Mola,張單又錯咗啦!你帶個腦黎返工得唔得? 我吔D紅酒、白酒無保存期,係D啤酒先有嫁。仲有XO還XO,干邑還干邑,係法國干邑區的白蘭地先叫干邑。寫錯咗,俾D客話我吔誤度佢,就大鑊啦。你都黎咗成個月啦,酒唔係難,上心D啦。

[電話響][走來走去][向觀眾]

何寶榮: 喂,老婆,頭先忙緊嘛。我記得… 聽日朝頭早去領洗嗎。18号間跑馬地直資小學Interview,嗰日開完會啱啱好趕得切。係…今個月要去三個Interview,我Mark低咗格啦。(一頓) 好啦,你俾阿囡聽。

何寶榮:囡囡,今日乖唔乖呀? 咁食咗dinner未呀?係呀,今晚有乜食呀? Steam Carrot, Onion呀,咁多Vegetables。有冇食肉呀? 食肉先會快高長大嫁喎.. 有Pork Chop呀..咁好唔好食呀?囡,記得我教你D乜?有人問你爸爸媽有冇陪你?你就答媽媽每日煮飯俾我食,爸爸每日教我做功課。好,乖,爸爸就返,早d瞓啦。(掛線)

[旭仔一邊行一邊頃緊電話]

旭仔:老闆,得啦,我揾緊客啦。今個月我就到數啦。今個禮拜做咗兩張人壽,醫療有張都就搞掂啦。知啦,星期四開會再頃。 (掛線)

[What’s app 鈴聲響起,三位演員同時望著手機上的文字]

[安仔在打電話。]

[電話響]

旭仔(望著手機):咁橋嘅,想揾客,就有客送上門。

[電話繼續響,旭仔跟何寶榮聽電話]

旭仔同何寶榮:喂

安仔:喂,我係安仔呀。我開咗多人會議功能,會長同副會長都係到?

旭仔同何寶榮:係到

安仔:無,我見我吔電影學會的舊成員,好耐無見,想聚一聚。阿榮我無見你成年啦。副會長成五年Tim,對上一次已經係會長结婚嗰次。我想約你吔聽日見。

旭仔:好呀

何寶榮: 好呀

安仔:仲有,我想拍吓短片,等多D人識。我係電腦搵番之前個舊劇本:攞住I-Pad的現代月老同丘比特係天上對罵嗰個,我想揾你吔一齊拍咗佢。

第二場

[餐廳酒吧埸境,舞台中有一張餐檯,三張椅子。檯上有幾瓶已開的啤酒,一疊劇本及餐牌。]

[燈亮前,何寶榮、安仔、旭仔已就坐。]

何寶榮(正在翻閱檯上的劇本):中國神話入面的月老同亂咁射愛情箭的丘比特係天上面討論現代男女的愛情狀況。…條橋係幾得意,月老仲與時並進,用曬I-Pad、大數據、心理測驗,分析男女配對。反而,西方的丘比特仲著住條白色底褲,拿著把生繡愛情弓射來射去。唔…係幾有喜感,拍出黎應該唔錯。

安仔:咁預你做Cam Man架啦

何寶榮: 兩個鐘

安仔:吓?

何寶榮:無,結婚之後,只係夠錢係元朗買樓。每日來回要成兩個鐘,份垃圾工有時仲要OT,每日瞓得嗰六個鐘!!你知唔知依傢最大興趣係咩嘢?最大興趣係瞓覺!!<一頓>總之,在心中,無限支持啦。係嗱,你仲係做緊幕後?

安仔:係呀。剪片同後期,有時會做吓特約咁law。揾唔多,啱啱好夠生活咁。我都好想入電影圈,但係要埋班,就要識人,唔易嫁。

安仔(繼續):都係中學時開心D,咩都唔洗煩。尤其我吔成班人係赤柱寄宿,一齊住,一齊玩,一齊讀書。走唔到出去Ma,嗰時你同言師兄搞個電影學會,拉咗我入會…

何寶榮: 對唔住,害咗你 (與旭仔相視苦笑) 。

安仔:嗰時一齊睇咗好多電影,又自己拍片,我先開始對電影有興趣。之後,我去外國讀書,先會主修多媒體。

何寶榮:話事話,咁快就十幾年

旭仔: 係呀,人會老,做一個有責任感的人,要幫身邊人買份保障

(何寶榮,安仔對望)

安仔:二十歲過後,你會發現時間過得好快

何寶榮(一頓、沉思): 麥曦茵<烈日當空>的對白。都成十年啦,我記得套戲我吔一齊係皇室堡度睇。以前嗰度有間細路機鋪嫁,細個成日去打<越南大戰>、<拳王>咁,依家拆曬啦,全部變成名店,高級曬。

安仔:係香港先最鍾意圍板改建呀,維修。永遠都起緊嘢,掘緊嘢。D街鋪係到變變變,旺區半年時間入面,一半唔同嗮。外國一間鋪十年閒閒吔。香港? 三年已經係老鋪啦。 (無奈)( 一頓) 咁你呢? 你個女依家讀幾年班?

何寶榮: 下年小一啦。依傢周圍去面試,今朝我先去受洗完。

安仔:你信教的咩? 我記得你會考突登唔報聖經嫁喎?

何寶榮:( 尷尬笑) 係呀,為個女law。要入D名校,咪做囉。分分都好緊要嗎,洗咗有so,咪洗囉.. 三十分入面先多五分炸。嗰D乜乜董事、全職員工D子女就實入到D名校嫁,叫世襲制wor。幾咁封建貴族呀。所以名校D校工、花王有空缺,大把人爭住做。聽講有大公司行政人員為咗仔女,走去做份萬零蚊小學TA Tim。 香港教育制度黐線㗎!

旭仔:做定份教育儲蓄啱嫁啦。

何寶榮同安仔(黃子華腔):你~~死啦!但系,你又唔知幾時死!你唔死都會大病一場!黃子華!保險佬!!(指著旭仔) (旭仔苦笑)

旭仔:都係搵食啫

何寶榮:算啦,遲吓再約你傾吓

安仔:咁你有無時間一齊拍片?你以前攞獎嫁wor

旭仔:真係無D空閒時間,去搞D無謂野。(安仔失望)你吔都知我老豆幾年前走咗。件事好突然…嗰時我上咗去大陸開會,返到黎去醫院睇佢,佢已經瞓係張病床度郁都唔郁。本來好地地活生生一個人…佢成日叫我陪佢入場睇本地波,一次都無去到。<歎氣>諗番起,好掛住佢煮的家常便飯,𧐢油雞亦、蒸鱞魚咁。我老豆教育程度唔高,地盤佬一個,唔識表達,但係我知道佢係錫我吔兩兄弟,我覺得成世人都未試過令佢Proud of Me,無俾佢享福。

<一頓><何寶榮、安仔對望>

何寶榮: 都過咗去啦

旭仔: 我老豆死時先六十八歲。依家好多人都八、九十歲,都健健康康,但係唔係一定嫁。可能,六十歲就去嫁啦。我吔過咗一半嫁啦,要大過D啦,踏踏實實,唔好再係到浮下浮下。

第三場

<安仔離開餐廳酒吧場境,慢慢站起,慢步離去。>

安仔: 結果,我同多年未見的朋友的聚會就咁完咗,段片亦拍攝無期。我慢慢離開餐廳。一首關於夢想的旋律,突然係我的腦入面響起。

安仔:唔係已經被人唱到爛的<海濶天空>。而係達明一派

[音樂起] 的{十個救火的少年}。

[MIDI 響起]

安仔獨白:十個決定去救火的少年,因為自身、家庭,意見不合而一個個離去。最後,只剩下三個,去救火而葬身火海。如果火係夢想,隨著年齡增長,陪著你追逐的人,只會越來越少。

細過會諗,大過自己掙錢,經濟獨立就可以過自己想要生活,買想買的,去想去的地方。唔需要再睇大人的臉色。(一頓)但係長大咗,並唔係想像咁,每個月生活開支去咗大半人工,返工返到好攰,返到無時間去旅行,無力再去追夢。

我成日問自己係唔係努力得不夠?畢竟你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別人睇你係一個怎樣的人;同你有能力成為一個怎樣的人,係三樣嘢黎

唉呀呀唉呀呀呀

在某午夜火警鐘聲響遍
城裡志願灌救部隊發現
站立在橋邊

十個決定去救火的少年
其中一位想起他少鍛鍊
實在是危險 報了名便算

另有別個勇敢的成員
為了要共愛侶一起更甜
靜悄靜悄 便決定轉身竄

又有為了母親的勸勉
在這社會最怕走得太前
罷了罷了 便歸家往後轉

尚有共四個穩健成員
又有個願說郤不肯向前
在理論裡 沒法滅火跟煙

被撇下了這三位成員
沒法去令這猛火不再燃
瞬息之間 葬身於這巨變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QQmtx02A5c?rel=0&w=560&h=315]

[燈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